2021-07-20 17:14:17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張威威
核心提示:走出婚姻的梅琳達現在加入了喬布斯的遺孀勞琳·鮑威爾·喬布斯和前貝索斯夫人麥肯齊·斯科特的行列,構成一個絕無僅有的群體:她們是高科技億萬富翁的前配偶,突然可以不受約束地自行規劃自己的事業;一位前顧問預言:“她會形成一股力量,全世界將從中受益?!?/span>

參考消息網7月20日報道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7月11日發表題為《梅琳達·弗倫奇·蓋茨的政治覺醒》的文章,作者系喬舒亞·查芬和安德魯·埃奇克利夫-約翰遜,文章講述了梅琳達·弗倫奇·蓋茨的經歷和觀點以及未來的發展方向,全文摘編如下:

2019年4月,梅琳達·弗倫奇·蓋茨巡回宣傳新書《提升時刻:女性賦權如何改變世界》的時候,向外界講述了自己與微軟聯合創始人比爾·蓋茨的婚姻。

她向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的一名采訪者坦言,最難寫的是“在我們的婚姻當中,我向比爾爭取更平等地位的時刻”。她說,她的經歷“也是數百萬女性的經歷”。

謎般離異

幾個月后,梅琳達做了一件數百萬女性都很熟悉的令人不快的事情:她咨詢了一位離婚律師。然后,今年5月,蓋茨夫婦通過推特宣布他們將結束27年的婚姻。他們解釋說,他們這樣做是“因為我們認為,在我們人生的下一階段,我們不再能作為夫婦共同成長”。

事情似乎比這更復雜。就在梅琳達作出咨詢律師的決定之前,《紐約時報》的一篇報道詳細講述了比爾與金融家杰弗里·愛潑斯坦的關系。后者2019年在曼哈頓的監獄牢房里自殺,當時他正在等待接受審判,罪名是拐賣未成年少女進行性交易。比爾說,他對兩人的關系感到遺憾,他見愛潑斯坦只是為了討論慈善事業。不過,這種交往至少與《提升時刻》傳遞的訊息嚴重不一致。

像許多婚姻——以及離婚——一樣,蓋茨夫婦婚姻的復雜性對局外人來說是個謎。但蓋茨夫婦與其他夫妻不同,考慮到他們的巨額財富和公眾形象,他們的婚姻破裂關系到全球利益,而且會產生深遠影響。

在過去21年里,他們建立了一個價值550億美元的慈善帝國,不僅規模超過這個領域的其他機構,而且其實是獨樹一幟。2019年,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獲得50億美元捐款——差不多是美國第二大基金會的10倍。

它倡導疫苗接種,審慎目標是終止兒童夭折和消除脊髓灰質炎等疾病。尤其是在過去一年里,蓋茨夫婦成了世界各地會客廳里熟悉而令人寬慰的存在,幫助電視觀眾了解一種新的可怕大流行以及最終可以如何控制它。

比爾和梅琳達在宣布分手時堅稱,他們仍然篤信蓋茨基金會的使命——幫助所有人過上健康有為的生活——“并且將會繼續共同開展這項工作”。

走出幕后

盡管承諾要友好分手,但他們都組建了一支離婚律師大軍。在蓋茨基金會這個受到嚴格控制的世界里,現在出現了雜音和懷疑態度,焦點是該組織能否像現在這樣團結在一起。

沃倫·巴菲特是蓋茨夫婦的密友,曾經承諾將大部分財富交給他們的基金會。在他上個月底宣布辭去基金會的第三受托人職務后,這種憂慮進一步加深。然后,上周,蓋茨夫婦又投下一枚重磅炸彈:他們說,如果兩人中的任何一個在兩年后決定他們無法共事,那么梅琳達將會辭職,比爾將為她提供“個人資源”來開展她自己的慈善事業。

這個消息越發加劇了有關梅琳達及其下一步舉動的猜測。多年來,她從非常注重隱私的幕后人物成長為在聚光燈下泰然自若、越來越專注于單一事業的領導者。

她2019年10月——大約就是咨詢離婚律師的時候——在《時代》雜志上宣布:“我希望看到更多女性處在作決策、掌控資源、打造政策和觀點的位置上。”與此同時,她承諾投入10億美元用于支持性別平等。梅琳達上個月在哈佛大學獲頒拉德克利夫獎章后發表演講時表示,她欽佩女性賦權的其他代表人物——已故最高法院大法官露絲·巴德·金斯伯格和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

長期關注蓋茨基金會的顧問馬丁·萊文說:“她(與比爾)的觀點顯然完全不同。”他指出了這位典型的最聰明男性與他妻子“逐漸形成的賦權意識”之間的沖突。

梅琳達現在加入了勞琳·鮑威爾·喬布斯和前貝索斯夫人麥肯齊·斯科特的行列,構成一個絕無僅有的群體:她們是高科技億萬富翁的前配偶,突然可以不受約束地自行規劃自己的慈善事業。

基金會首席執行官馬克·蘇茲曼在談到他老板的天賦時說:“她能得到領導人的關注,她可以與七國集團財長對話,也可以實地展開深入互動。我的意思是說,在現場看到她——她是一個了不起的、非常具有同理心的傾聽者。”

一位前顧問預言:“她會形成一股力量,全世界將從中受益。”按照梅琳達的說法,她正在準備提升。

婚姻圍城

早在認識她丈夫之前,梅琳達·弗倫奇就有過與精明男人打交道的經歷。這些男人長時間離家工作,把撫養孩子的重擔留給了妻子。她的父親雷蒙德是達拉斯的航空航天工程師,曾參與最終首次將人類送上月球的“阿波羅”任務。

朋友們堅稱,梅琳達私下里很風趣——就好像這是不可想象的。(與此同時,梅琳達在采訪中一直堅稱比爾內心溫柔,就好像這是不可想象的。)

她給人的印象是,她并不迷戀自己的巨額財富,只不過是與財富共存。她經常打破財富的束縛,以減少人際接觸的尷尬。她說,她最大的樂趣之一是周一早上與一群親密女友散步。

她是《覺醒之旅》的作者馬克·尼波等精神作家的熱心讀者。她人生中的早期試金石是達拉斯的女子天主教學校——厄休林學院。

正是在厄休林學院,梅琳達用一臺早期的蘋果電腦學習編程。她后來進入杜克大學,在那里用短短五年時間獲得了計算機專業學士學位和商業管理學碩士學位。

1986年畢業時,她似乎注定要在IBM這樣的老牌跨國企業工作。但該公司一位女性高管警告她,女性在這種老牌公司只能做到這一步。她在微軟會做得更好,那時微軟還是西雅圖一家發展迅速的新軟件公司。

于是,梅琳達前往西北部,遇到了一家改變世界的公司。這家公司既令人興奮,又令人不安。同事們不僅在內部會議上挑戰彼此——他們還經常試圖模仿比爾,爭個你死我活。

來到這里大約半年后,她開始與比爾·蓋茨約會。

雖然比爾向梅琳達求婚之前在白板上列出了一系列利弊,但他后來用浪漫的語言描述了他們的戀愛經過,令人想起斯科特·菲茨杰拉德的爵士時代經典小說《了不起的蓋茨比》。比爾在戴維斯·古根海姆2019年的奈飛紀錄片《走進比爾》中回憶說:“我們剛開始約會的時候,她有一盞綠燈,每當她辦公室沒人的時候,她會亮起那盞燈,我就知道可以過去了。”這是在致敬黛西碼頭盡頭吸引蓋茨比的綠燈。

梅琳達最初是微軟Word的產品經理。她接下來負責推出微軟電子百科全書以及其他一些項目,最終管理著1700人。

在他們三個孩子中的第一個出生后,她于1996年離開了公司,而且像其他新媽媽一樣孤獨而絕望,盡管蓋茨夫婦腰纏萬貫。她的孤立感因為蓋茨夫婦搬進比爾在他們1994年結婚前委托建造的豪宅而加劇。

職場競技

2000年,也就是比爾卸任微軟首席執行官的那一年,他們成立了蓋茨基金會?;饡渤闪松w茨夫婦在婚姻中努力爭取更平等地位的競技場。

梅琳達在《提升時刻》一書中廣泛闡述了這一挑戰。這本書既是個人傳記,也是她探訪全世界貧困角落的游記。在這些地方,她與女性的接觸增加了對公共衛生和精神成長的深入了解。在書架上,它毫不違和地與希拉里·克林頓的《舉全村之力》和謝麗爾·桑德伯格的《向前一步》擺在一起。

她寫道:“對我來說,沒有哪個問題比這個更重要:你的基礎關系是否包含愛、尊重、互惠、團隊精神、歸屬感和共同成長?我想,我們所有人都會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向自己提出這個問題——因為我認為這是人生最重要的渴望之一。”

梅琳達說,她曾向一位朋友抱怨,即便在與比爾并肩工作時,她也感覺自己“被無視”。

這對夫婦和他們的顧問刻意堅稱,他們在基金會是平等的。在那里,他們在相連的辦公室工作。蘇茲曼這樣描述他們的工作關系:“比爾和梅琳達共同坐在我們會議室一張很長的桌子的一頭,根據往往經過非常熱烈的討論形成的意見達成一致和作出決定。”

但在早期,有些員工并不總是這樣看待這對聯席主席。一名員工回憶說:“當時有一種想要取悅家長的風氣,如果可以這樣說的話,形成了一種所有人都想方設法給聯席主席留下深刻印象的環境。我認為,比爾很可能只是因為他的身份而比梅琳達獲得了更多這樣的關注。”

他們的做法也不一樣。格雷格·拉特利夫曾在蓋茨基金會從事過十年教育工作,目前在洛克菲勒慈善咨詢公司擔任高級副總裁。他說:“你們經常聽說她在意的是對人的影響,這當然也是我的看法。比爾喜歡教育技術工具,以及它們能否和如何發揮作用并加快學習速度。梅琳達更關心學生的體驗。以及它對教師有多大用處。”

2015年出現了另一個新情況,有些觀察家現在認為那是邁向蓋茨夫婦最終分手的一步:梅琳達推出了自己的投資工具——致力于女性事業的樞紐創投。與她的謹慎風格一致的是,它是在沒有發布新聞稿或者大肆宣傳的情況下推出的,只是因為一些技術記者無意中發現其網站才曝光。很能說明問題的是,它把樞紐創投描述為“梅琳達·弗倫奇·蓋茨的公司”——當時非常少見地把她的婚前姓放了進去。

12名員工當中包括梅琳達最親密的顧問:后來在梅根·馬克爾和哈里王子的新基金會工作的溝通交流專家凱瑟琳·圣洛朗。

一位與梅琳達關系密切的前基金會高管解釋說:“她確實認為女性是支柱。”

SIPA

梅琳達近照(西霸圖片社)

AFP

梅琳達于2018年在印度尼西亞舉行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會議上發表演講。(法新社)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